长宁政法 | 督促监护令,唤醒缺失的爱!

2021年9月23日 15:03

  近年来,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重视家庭教育对罪错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的重要作用,开展了责令家长严加管教、对监护人进行训诫等一系列亲职教育工作。

  该院依托区妇联“家事关护站”、家庭教育指导师、观护帮教小组等,为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提供心理疏导、家庭教育指导等服务。对于因严重不负责任导致未成年人犯罪或遭受侵害的监护人,该院整合社会力量,在督促监护人有效履职、修复亲子关系等方面提供专业支持。

  今年6月1日起,督促监护令机制在全国检察机关全面推行。为确保督促监护令有效落地,该院将其与现有观护帮教、亲职教育工作机制相结合,既弥补了家庭教育指导意见缺乏刚性的缺陷,促使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更加重视自身监护职责,也保障督促监护令不脱离罪错未成年人本人及其家庭成长环境,使督促监护令更有目的性与针对性,真正做到“一案一制发,制发必有效”。

  一、因案施策

  长宁区检察院充分发挥协调者、督促者的角色,在办理各类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重视孩子背后的监管缺失现象,瞄准问题根源,发出不同类型的督促监护令,盯牢“问题家长”。

  对“想管却不会管”的家长

  发出“指导型”督促监护令

  该院在办理一起涉童工问题的行政检察案件中发现,涉案单位涉嫌违法违规聘用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该未成年人因无心向学而停学、打工,甚至夜深了也不回家。对此,其家长放任不管。

  该院联合公安机关依法向涉案单位制发整改通知,并将线索移送人社部门,建议其对涉案单位使用童工的行为严厉查处。在与家长沟通时,检察官发现,家长并非不想管孩子,而是出于缓解孩子心理压力、帮助孩子提早适应社会的目的,才允许孩子去打工。

  因此,该院对家长发出“指导型”督促监护令,通过以案释法、推荐书目、组织亲子活动等多种形式,督促家长帮助孩子早日回归课堂、关注孩子情绪变化、培养孩子法治意识,指导家长对未成年人采取合适的监护方式。

  对“管了却管不够”的家长

  发出“建议型”督促监护令

  在一起未成年人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案件中,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平时忙于打工,追求用金钱提高孩子的生活水平,却不注重与孩子沟通交流,导致孩子只能在网上找朋友聊天,不料结识了不良朋辈,被教唆实施违法犯罪。

  该院对这名未成年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同时向其家长发出“建议型”督促监护令,建议其参与检校家“宁萌共育坊”、“宁萌”家长课堂、社区家长沙龙等公益活动,学习如何深入了解孩子,慢慢纠正教育观念,增加亲子间交流。

  对“根本不想管”的家长

  发出“强制型”督促监护令

  在办理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中,检察官要求涉案未成年人的家长陪同孩子到检察院接受讯问,但其无故迟到两个多小时,随意、散漫,缺少对司法的敬畏。

  检察官深入了解后得知,该家长放任孩子长期脱离监护、独自在外地打工,遂对其发出“强制型”督促监护令,要求其当场写下保证书、学习家庭教育指导课程、与检察官每周通信,时刻提醒其为孩子做好榜样、注重孩子的日常生活与心理成长、与孩子共同学习法律知识。

  二、扩大督促监护令覆盖面

  该院不仅强化督促监护令的针对性,还不断扩大督促监护令的覆盖面,在办理涉未成年人民事检察、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中探索适用督促监护令。

  在办理一起涉未成年人民事检察案件时,检察官及时帮助遭受父亲暴力侵害的未成年人联系其母亲,落实转移安置工作,并对该未成年人提起的变更直接抚养权之诉予以支持。最终法院当庭调解结案,直接抚养人变更成母亲,父亲每月支付抚养费。结案后,该院持续对未成年人的近况保持跟踪,发现其父亲仅履行了支付抚养费的义务,但态度较为冷漠,甚至宣称自己不再是孩子的监护人,给孩子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该院遂启动督促监护工作,要求其父亲履行法定监护职责。

  该院接到反映称,靠近学校的某便利店向身穿校服的学生出售电子烟。经调查核实,确有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的情况。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公共利益,该院向有关部门制发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书。而对于购买电子烟的未成年人,该院在加强教育的同时,针对未成年人家长认为“电子烟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对孩子吸烟采取放任态度的情况,向家长制发督促监护令,督促家长强化对孩子的法治教育与健康教育。

  三、对执行督促监护令的建议

  检察机关在发出督促监护令的时候,主要通过训诫的方式,强制家长写保证书、参加活动。一旦家长不配合,检察机关能采取的办法并不多。

  笔者建议,在正在起草制定的家庭教育促进法中,加入对不接受家庭教育指导的家长给予惩罚的内容,比如,将不好好履行监护职责的家长纳入征信系统黑名单等等,以此来提高家长对家庭教育的重视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