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稿件
司法窗口工作精粹系列:调解案例(七)
来源:虹桥街道   2016年1月6日 09:25

  朱大与朱二系姐妹关系,妹妹朱二母女和姐姐朱大的儿子小智三人户口在中山西路上某小区内。二十多年前,小智为读书一事将户口迁入该房屋中。十余年前,妹妹因心脏病急需开刀用钱,想将该房屋出售,将得来的钱用于治疗,姐姐不同意,利用小智的户口在内百般阻扰。姐妹俩从此结怨。现在,小智的妻子(外来媳妇)诞下一女,根据政策,该婴儿户籍只能落在小智的户籍所在地。基于种种原因,新生儿的户口就必须注册到系争房屋内,而妹妹朱二声称其为该房承租人,为此前的事,坚决不让小智的孩子落户。双方就此引发了纠纷,且多次拨打“110”报警。

  2015年12月24日,居委干部联合司法窗口、社区民警、结对律师和小智、朱二双方展开初步调解。调解现场,小智对于系争房屋的承租人始终存有疑议,认为原承租人是为小智的外公老朱,老人去世后如要重新确定、更改承租人需所有同住人的同意,但小智不知更改承租人一事,为何现在承租人就为朱二了?而朱二则表示要落户只有一条,小智将户口迁出,“我是承租人,我就是不让他儿子落户口”。两人所争论的焦点看似有些错位,但究其根源则在于系争房产的承租人究竟为谁,而并非原来的小孩落户问题。由于双方争议的焦点与其根源有出入,而事先双方当事人皆表现出承租人已经是朱二的既成事实,调解员们只有先从亲情入手,为避免双方的矛盾激烈,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将双方当事人分开,逐个击破。刚开始,朱二口气仍是十分强硬,“当年我姐姐不肯卖房给我治病,拖了我十年,我也要拖她十年”,从小孩的未来读书、前途,与外甥的感情出发,都无法说服朱二,调解陷入了僵局。司法窗口的调解员“别开蹊径”,为朱二假设了一个场景,站在旁观者,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做一个换位思考,“数十年后,当你姐姐躺在病床上回忆过往的一生时,想到的一定会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亲人。每每听到病房外脚步声想起时,就会仔细辨别是否自己妹妹的脚步声”……渐渐地,朱二哽咽了,眼眶泛红了,当话语触及到她心中最柔软的一方净土时,调解员乘胜追击,“你现在何不大方一下呢?”,“过去的事已经发生了,再去计较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如你现在放高姿态,总有一天,你姐姐会悔不当初的”,并承诺,如果朱二同意让孩子的户口进来,一定会亲自陪同小智在其孩子落户后立刻迁出。朱二最后表示会回去好好考虑调解员们的提议。随后,在与小智交谈时,撇开他所纠结的现承租人为何为朱二的死结,提出姨甥俩应有一份亲情,朱二是为长辈,无论是否要落户,作为外甥都应该多关心长辈,多关心阿姨,不能因为上一代人的恩怨,再影响到下一代人的亲情关系。马上就是元旦、春节了,作为外甥,理应上门问候,看望阿姨。就今天的调解情况而言,阿姨的态度已有松动,或许阿姨就此同意了小智的诉求。小智也答应会上门看望阿姨。

  双方争执的矛盾点变了,司法窗口的工作人员通过种种假设发现,虽然双方都说到承租人为朱二是“事实”,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解决矛盾的方式、方法就大不相同了。2015年12月25日,司法窗口的工作人员前往相关部门查询系争房屋的承租人,发现,到目前为止,承租人仍为已去世的老朱,未做过更改。

  根据申报户籍相关规定:申报户口必须要有承租卡、产权证方可申报。为此,该户居民必须先确认承租人归属问题,然后再申报户口。

 
中共长宁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